下午,我走出房間到廚房倒水喝,正好看到守正和勇志在客廳看電視,或許這陣子被守正煩怕了,倒完水後我馬上放輕步伐,想要偷溜回房間。

「徐子沐。」正當我準備往回走時,剛好被守正逮個正著,「欠我的錢不用還了。」

『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我說。

「不然看到我跑這麼快幹嘛!」

『有嗎?』我裝傻,『只是剛好想起有事。』

「有什麼心事可以說出來大家討論,不要悶在心裡。」守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我,「順便去冰箱拿飲料來。」

『你是我爸是不是?每天指使我做東做西的。』我邊說邊走到廚房,『我有說是心事嗎?』

「不用害羞,像你這種年紀的少年很容易懷春的。」守正一臉嚴肅。這幾乎是他揶揄我和勇志時的標準神情。

『懷你的死人頭。』我將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罐裝可樂丟到守正身上。

「不說就算了。」守正打開可樂,「反正我也不想知道你有什麼狗屁心事。」

『可以說重點嗎?』我問。

以守正的個性,在言歸正傳之前,大概還有十來句廢話要說。

「重點就是......,」守正看了勇志,又看了看我才開口,「我想知道你們有什麼夢想。」

勇志和我都沒說話,只是互看了一眼,然後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守正。

『有毛病嗎?我只不過是吃飽飯,剛好路過這裡,』我挑眉,『你卻要跟我聊夢想?』

「真感傷,」守正嘆氣,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我是代替師長父母關心你們兩個,要是沒有目標的活下去,將來學壞了,你們說該怎麼辦好。」

『這點你可以放心。』我拍拍守正的左肩,『我和勇志再怎麼變也不會比你壞。』

「我先說好了。」勇志直視守正,手搭在他右肩上,表情要笑不笑的,「我的夢想是當總統。」

『那我當副總統好了。』我忍住笑,問勇志,『可以給他當行政院長嗎?』

「不行。」勇志搖頭,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是說真的。」守正將勇志的手撥開。

『我們像開玩笑嗎?』我說。

「要說也可以,不過你先說。」勇志說。

「最好是當總統,」守正拿起桌上的可樂,灌了一口,「胖子,你的夢想不用說我也知道。」

「怎麼可能,我還沒對任何人說過自己的夢想。」

「這種事不用說我也猜得到,」守正一臉正經,「你的夢想一定就是有生之年在身上蓋上CAS三個字。」

「那是什麼鬼?」勇志換上了疑惑的表情。

「胖子,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CAS是一種優良冷凍豬肉的認證。」說完後,守正大笑了起來。

勇志二話不說,直接拿起桌上的空罐,往守正扔了過去。

『你一天不逗他會死嗎?』我說。

「是不會死,不過心裡會有點難過,有時候還會食慾不振。」守正答得非常認真,「而且剛才是先誰說要當總統的。」

「我也是一天不打他,心裡就會有點難過。」勇志話說完又丟了一個空罐過去,「打完他之後還會食慾大開多吃兩碗飯。」

「好,不要吵鬧了,我先說,我想當作家,你們呢?」守正簡直像學過變臉似的,表情立刻認真了起來。

「我想出國學畫畫。」勇志接著說。

『嗯,我......我想當船員。』這句話在我嘴裡整整轉了一圈才吐出來,『然後,環遊世界。』

「小沐,你是不是海賊王看太多了。」守正說。

『世界很大,如果終其一生只困在這座島不是很吃虧嗎?』我說,『不過,應該很難吧!』

「正因為難以達成才叫夢想,達成後也才有其意義。」守正說。

『會覺得很難,是因為我本人非常會暈船。』我笑。

「死人頭,看你說的這麼認真,害我心裡真是感慨萬分。」勇志說。

「感慨你太胖嗎?」守正說,「還是感慨我太帥。」

「不是,是感慨你這種三流文筆也想當作家。」勇志嘆氣,「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我看還是先感慨你的體重比較實在。」守正隨即換上無所謂的表情。


守正解釋說將來想成為作家,是因為他覺得寫作是件很有趣的事,而可以憑想像力創造出和現有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觀。重點是作家這個職業非常符合他的個人氣質。

『看樣子是想寫科幻奇幻之類的小說』。我註解,『也看得出來對自己誤會很深。』

「屁啦!」聽我說完,守正馬上回擊。

勇志則說,希望有朝一日,能出國去學畫,然後用畫布把人生旅途中,所有令他印象深刻的人、事、物,一一留下。


嚴格說來,其實我們之間並無太大的不同,只是在於守正想用文字去記錄、勇志想用畫布去記錄,而我想用自己的身體去記錄,這一切屬於生命的美好或不美好的片段。

「小時候說起夢想時閃閃發亮的堅定眼神,是我們長大後最常夢見的殘酷畫面。」守正說,「這句話是我第一次想成為作家時,寫給自己的。」

『或許,所謂的長大就是學會妥協和面對現實吧!』我說,『希望,我們以後都不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怎麼辦?」勇志皺眉。

『什麼怎麼辦?』我問。

「我也想說出這樣的話。」勇志搔頭,「但我想不出來。」

看著勇志一臉困惑的的樣子,我和守正同時笑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