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妳去一個地方。』過了一會我開口。

「去哪?」樂怡一臉疑惑。

『跟我走就對了。』我說。

「喔!」樂怡點頭,臉上沒什麼表情。

『樂怡。』我看了樂怡一眼。

「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妳回答時候的表情看起來很呆。』

樂怡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瞪了我一眼。

我拉著樂怡朝學校側門的方向走了過去,說是側門,不過因為還在興建的關係,連個門也沒有,更不用說會有人看守了,是個蹺課的絕佳出口。

出側門出後,我二話不說的往旁邊的巷子走去,走了約一百公尺,才到了我停摩托車地方。

「你騎摩托車上學?」樂怡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騎摩托車,難道要開卡車上學嗎?』我露出難以置信樂怡會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可是......。」樂怡一臉為難。

『上車就對了。』不用說也知道,樂怡一定要說一些,什麼年紀小、沒駕照之類的話,果然前段班和後段班就是有差異。

「可是......那個顏色好醜喔!」樂怡說這句話時,還不忘指了一下那台陪我上山下海的粉紅色小綿羊。

『上車。』我強忍住已經蓄勢待發的中指,對樂怡說。

樂怡略為遲疑的看了看我,接著坐上車子,一路上樂怡和我並沒有多做交談,靜靜的坐在後面,耳邊傳來的只有呼嘯的風聲和不時的狗吠。

大約騎了十分鐘後才到了目的地。一個我早就想帶樂怡來的地方。

「這不是菜市場嗎?」一下車,樂怡像個好學不倦的學生馬上發問。

『什麼菜市場,是這個。』我指了指眼前招牌上的“太空紅茶冰”五個大字。

「大老遠的跑來,就為了喝冰紅茶?」樂怡說。

『不是冰紅茶,是紅茶冰。』我說。

「不是都一樣。」樂怡說。

『多喝水和水喝多一樣嗎?』我說。

然後樂怡朝我的頭狠狠的敲了一下,接著我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買了兩包太空紅茶冰之後,帶著樂怡走進我待了六年的小學,然後把一包紅茶冰遞給樂怡,喝的同時還不忘對樂怡說明一下,這是我從小到大的最愛。


太空紅茶冰,好喝依舊。只是賣太空紅茶冰的已經不是老爺爺了,而是一個像是老爺爺家人之類的中年女性在賣。

說到我小學的事情時,樂怡聽得很入神,彷彿在那個遙遠的童年裡,也有她的身影,隨著我奔馳、嘻鬧在校園中、操場上。

「謝謝你,讓我喝到這麼好喝的紅茶冰。」樂怡說這句話時好像還沒從我的童年美夢中醒來,目光一直遙望著操場的另一頭。

『真的很好喝。』我滿足地笑了笑。


在這之後,我們又陸陸續續地來了幾次,每次也都是先去買完太空紅茶冰,再走進小學裡坐上一會兒,這間小學就好像是我們兩人共同唸過一樣,至少當時我是這麼想的。


日子就這樣一如往常的過,我和樂怡之間也沒什麼變化,一樣每天下午在垃圾場旁的大樹聊天、嘻鬧,直到六月的到來。

六月,鳳凰花開的季節,畢業當天也是我的生日,不過我卻一點也不希望這天的到來,我知道這天的到來,代表著分離,和學校分離、和老師分離、和同學分離、還有和樂怡分離。

學校和老師,可以常回來,同學之間也能常連絡,運氣好一點甚至還能上同一所高中,只有我和樂怡,畢了業,像是斷了線,一南一北的,根本無從連絡起。

國中生,在家人的眼中,除了聯考之外,生活裡已經容不下任何東西,更何況是異性,我和樂怡也不例外,這個時候一通電話甚至是一封信,都能引起家裡不小的風波,總之就是個不能牽扯到感情的時候,雖然我們只是普通的好朋友。

六月十九號的晚上是我和樂怡最後一次見面,隔天樂怡就要離開高雄,去台北了。

坐在學校的鞦韆上,不著邊際的聊著,雖然早知道即將到來的分離,但是到了這天,心裡卻還是不能接受。

沈默了一會,樂怡才開口:「小沐,我心裡有種隱隱的酸澀,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那種感覺。」

樂怡的語氣聽起有些沈重,連帶的使我們週遭的氣壓低了許多。。

『不是每件事都能具體形容的。』我說。

「雖然無法具體形容,不過我還是想要牢牢得記住,今晚心裡的這種感覺,畢竟是一種回憶,只存在你我之間。」

『嗯,我知道。』

「快十點了。」樂怡說。

『不早了,回去吧。』我說。

樂怡起身,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輕輕的拉著我的手,當樂怡拉起我的手剎那,我沒有任何的驚訝,好像是本該如此,我不懂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就這樣走著,往回家的方向前進,沒有人開口,我們之間有的只是寂靜。

寂靜像是一塊黑布,籠罩在我們之間,但我們卻心甘情願的擁著它,誰也不願先劃破這一抹黑暗,去改變這當下的氣氛,只是靜靜的走著,靜到連彼此的呼吸聲都能清楚聽見。

「我到了。」樂怡先打破了這份寂靜。

『嗯,我知道。』

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走到了樂怡家附近了。

「小沐,你......。」樂怡淡淡的說,很淡很淡。

『我?』

「記得答應我的事。」樂怡越說越小聲,聲音小到只能隱約聽見。

『好,一定。』看著樂怡的臉,我不曉得哪來的自信,一口就答應了。

「那......再見。」說完後,樂怡慢慢放開拉著我的手,退了兩步才轉身要離去,隨即又轉了過來,像是忘了什麼一樣。

「給你。」樂怡從袋子裡拿出了一個東西遞給我。

『這是什麼?』我接了過來,是一張卡片和一個小盒子。

「是生日禮物啊!不是情人節禮物。」樂怡吐了吐舌頭,接著又換上那份屬於她的燦爛笑容。

『到時候,妳如果堅持要送,就算吃虧我還是會收。』

今天整天都一直感受分離的感傷,早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被樂怡提醒才又忽然記起。

「吃虧你的頭啦!」樂怡說,「小沐,生日快樂。」

『謝謝。』我說。

「笨蛋,有什麼好謝的。」

『反正就是謝謝。』

「那我回去了。」

『嗯,小心。』

「再見。」這次轉身,樂怡就再也沒轉回來了,看著她的背影,心裡不禁泛起一絲絲的失落,這樣的失落或許還糾結著一絲心酸吧,只是我一直努力壓抑著,不讓這樣的情緒淹沒了自己。

『再見。』我很輕很輕的說著,像是在喃喃自語。

這是我和樂怡說的最後一句話,想不到連結著“再見”接下來的那句話已經是好幾年後的事了。


回家的路上,手中握著樂怡送的禮物,剎那間心酸、不安再也壓抑不住,一股腦的全竄了出來,無法釐清,何來心酸、何來不安,只是胸口一陣滯礙。像是一種紙張皺起來的感覺,一股滯悶的氣息,拉緊了胸口,久久不能散去。

直至此刻,我才真正意識到從和樂怡認識到現在,不管是生活上和內心裡早就起了些微的變化,只是這個變化,自然到我們都不曾察覺。


創作者介紹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