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休假,起床後我待在房間裡看書,完全沒有出門的打算。

這樣寧靜溫暖的時光,一直到快接近中午才被守正破壞。

「去吃飯,給你一分鐘換裝。」守正敲門,「話說完還有五十秒。」

『好。』我將書覆蓋在床頭,隨便拿了一件衣服換上。

「還有三十秒。」守正鬼魂似地守在門口。

『有沒有這麼餓。』我打開門。


出門後,我們走路到附近一間常去的快餐店用餐。

「說實在的,你們覺不覺得這裡的湯都有股自來水的味道。」點完餐後,守正開口。

『這件事是我告訴你的吧!』我一直覺得這裡附餐的湯就是自來水煮滾後直接加點盬就送上來了。

「有嗎?」勇志看著櫃檯旁正在撥放影集的電視,「還蠻好喝的啊!」

「你人生中有覺得什麼是難吃的嗎?」守正一臉鄙視地看著勇志。

勇志沒理會守正,專心看著電視。

『有差嗎?』我開口,『反正你來這的目的又不是為了那碗湯。』

「呵呵。」守正乾笑。

這間快餐店是守正帶我們來的。

環顧四周,用餐時段店內幾乎爆滿,而且顧客清一色全部都是男學生。

『下流。』我說。

「我要到電話了。」守正面露得意。

『真的嗎?』我有點驚訝,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人偷跑來。

「嗯!」守正點頭,從上衣口袋拿出一張紙條,攤開給我看。

我接過紙條,上頭寫著一串數字。

『那個啊!』我仔細地看了那串數字好一會兒,指著櫃檯上的訂購專線,『是不是一模一樣。』

話才落下,原本正認真看電視的勇志馬上笑了出來。

「還有名字啦!」守正一陣臉紅。

『下次幫我訂特餐好了。』我也跟著笑。

「小沐,這頓我請客,千萬不要跟我搶。」勇志笑聲持續著,「太開心了。」

「馬的,」守正低頭,「居然被捉到弱點了。」

『所以叫什麼名字?』看著守正的冏樣,我轉移話題。

「蘇宜屏。」守正囉哩叭嗦的解釋,「適宜的宜,屏風的屏。」

因為客人太多的關係,我們又聊了好一會兒,餐點才送上來,而端餐的正好就是守正口中的那個女生。

「妳好。」守正開口,用了堪稱本年度最爛的開場白第三名。

「你好。」女生微笑,甜得守正魂都要飛了。

「還記得我嗎?」守正說。這句是排行榜第二名。

順道一提,第一名是「好久不見。」

「嗯!」女生回答,「記得。」

然後,他們兩個人陷入一陣沉默。

『對了,我可以多要一碗湯嗎?』我像個拯救世界的勇者,適時出聲打破令人尷尬的沈默。

「可以。」女生點頭,「我去拿。」

蘇宜屏離開後,守正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我幫你多要了一碗湯。』我拍了拍守正的肩膀,『千萬不要浪費。』

「真感謝你。」守正說,一看就知道言不由衷。

之後蘇宜屏又送了兩次餐,守正都只是靦腆微笑,沒有開口。

簡直做作到令人做噁的地步。


「你打算一直帶著假面具做人嗎?」吃完飯,回家的途中勇志說。

『哎!』我嘆氣,『對照你前幾章囂張的樣子,實在差太多了。』

「什麼?」守正一臉疑惑。

『沒事。』我說。

「對手似乎很多。」勇志突然分析了起來,「剛才注意了一下,表情跟守正一樣冏的差不多有十個。」

「我唯一的對手就是自己。」守正完全不想知道競爭情報。

『真的。』我點頭,『剛才你一整個氣勢弱掉了。』

「沒辦法,偶爾也會遇到這種意外狀況。」守正一臉正經。

「太過喜歡一個人常常會失去自己。」勇志說著不知道哪抄來的話。

「胖子你這是體貼的表現嗎?」守正皺眉。

「不是。」勇志說,「我怕繼續笑下去自己會中風。」

『加油!』我拍拍守正的肩膀。


到家後,我們在客廳又東南西北地聊了好一會兒,才各自回去房間。

回到房間,我坐在書桌前,看著一片墨黑的電腦螢幕。

不知道為什麼,我又想起樂怡了。


記憶中的五月,悶熱異常,熱到我想脫光衣服,只是想,但不敢。

「小沐!」樂怡突然從後面走了過來。

『怎麼還不到上工時間就出現了。』

看到樂怡我有些驚訝,因為我們很少在倒垃圾以外的時間相遇,不過如果照這樣一直繞著垃圾場發展下去,這個故事很可能要叫做“垃圾場之戀”或者是“愛的垃圾場”之類的了。

「嗯,有點事想告訴你。」樂怡的表情看來悶悶不樂,像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

『喔!』我點頭。

「我......。」樂怡欲言又止。

『妳......被留級了。』聰明如我一說話就捉到了重點。

「才不是,像你這種笨蛋才會被留級。」

『喔!不然妳在那邊,我......我......我半天我不出來,我想說一定是件很難啟齒的事。』

「你畢業之後要做什麼?」樂怡突然問。

『繼續升學,妳呢?』其實當時的我,心中的第一志願是當“漁夫”一份我自以為很男人的工作。

「我也是。」樂怡想了一下才說。

『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大學呢?你會繼續唸大學嗎?」樂怡實在是問得沒頭沒腦。

『如果考得上的話。』

「如果考得上,」樂怡看著前方的球場,「你想唸哪間?」

『真難回答。』我搔頭,『這簡直逼我提早規劃人生。』

「說說看。」樂怡說得很認真,「說說看,這對我而很重要。」

『嗯!』我點頭,說了一間,當時離家最近的國立大學。

「好,那我知道了。」樂怡笑著點點頭,但隨即眼中又閃過一絲失落的神情。

『妳怎麼了?怎麼今天突然關心起我來。』我一直覺得沒事殷勤一定非奸即盗,不過那是指我對別人。

「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樂怡的眼光,始終注視著球場上打球學生的身影,不曾轉移。

『少來,妳才不是那種沒事會關心我的人。』說完後,我很用力的點了點頭,因為我覺得自己說的十分有道理。

「亂說。」此時樂怡才緩緩地把目光轉回到我身上。

『果然有事,說吧!』

遲疑了一會樂怡才開口:「小沐,畢業後我就要搬去台北了,如果沒意外,大概會住上好幾年。」

說完樂怡又將目光移回到球場,像是注視著什麼,卻又顯得空洞無比。

『為什麼?』樂怡的這句話,激起了我心中不小的震撼,使我頓時看起來有點痴呆。

請注意是“頓時”不是“一直”。

「我爸工作上的需要。」樂怡用一種淡然到似乎事不關己的語氣說。

『所以妳一畢業就要離開了嗎?』雖然已經知道了答案,但還是想聽樂怡親口回答。

「嗯!所以小沐,你一定要考上你說的學校。」

『好難喔!』我說,『這種事變數很多。』

「我想和你唸同一所學校。」說這句話時,樂怡眼中透露著一種堅決的眼神,好像我們兩個人都已經考上似的。

『不過,現在說這個會不會太早,搞不好我連高中都考不上,就去捕漁了。』

「你最好是真的會去捕漁。」樂怡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是一抹很漂亮的弧度。

『哎!』我故意嘆氣,『妳知道A+班和B+班的差別嗎?』我亂舉例,『就像合歡山和壽山的差別一樣大。』

「所以,你從現在開始就要很努力,非常非常努力」樂怡看著我,「為了我。」

『為了妳。』我點頭,一股溫暖的勇氣從我心中無聲流過。


創作者介紹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