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在進貢了二十杯飲料之後,我和豫兒去看了電影。

那天在往華納威秀的路上,豫兒一共問了我三次有沒有想看的電影。

『沒有特別想看的。』我回答。

「那看航站情緣好嗎?」豫兒說。

其實那時候我有一股衝動想開口說:『我比較想看航海王劇場版。』

不過我忍了下來。

記得有一部世界名作裡頭有這麼一句話:「正港的男子漢是很纖細的。」

沒錯,這一直是我所努力追求的目標,於是我們終究還是看了航站情緣。

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幾乎沒有交集,只是各自安靜地待在自己的領地裡,誰也不曾跨出一步。

這次之前,我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不曾進過電影院了。


看完電影後,我和豫兒到高雄著名的地標,城市光廊去聽露天現場演唱。

假日前夕的城市光廊,遊客非常多,找了好一會兒,我們才找到座位。

「好看嗎?小沐。」在樂團演唱的空檔,豫兒問我。

『好看,我喜歡這種看完會開心的電影。』我回答。

「我也是。」豫兒皺眉,「只是,前面的情侶實在有點吵。」

『我看妳看得這麼認真,以為妳不在意。』我笑。

我們前座剛好坐了一對情侶,只要劇情進行到一個階段,他們就會旁若無人的開始評論。

儼然就是一對隱藏在民間的影評人。

「沒辦法,遇到這種情形,我只好看得更認真,才不會被影響。」豫兒說。

『也是,害我一直分心。』我說。

「下次換我請你看電影。」豫兒說。

『讓你請不太好吧!』我說,『無功不受碌。』

「總不能真的白白喝一個月飲料,還讓你請看電影。」豫兒說。

『沒關係,我很樂意。』我說。

「樂意?」豫兒問。

『樂意,就是願意且開心的去做的意思。』我說。

「我當然知道樂意的意思。」豫兒說。

『如果你願意......』我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學校裡想請你看電影的男生,應該有幾百個人。』

「太誇張了。」豫兒露出微笑,「而且女生怎麼能隨便讓人請客。」

『哪會,我是實話實說。』我說,『上次聯誼時,守正還說妳是大獎。』

說幾百個人或許有些誇張,但豫兒的外形確實是大多數人所喜歡的那種。

清秀、白晢,說起話輕輕柔柔地。

「大獎?」豫兒問。

『抽獎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想抽中大獎嗎?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我說。

「不只是你們,」豫兒停頓了好一會兒,「我們女生也很怕坐在奇怪的男生旁邊。」

『我算奇怪嗎?』我笑著問。

「不算,你算很好。」豫兒一臉認真,「其實我很怕參加這種活動。」

『我大概能理解,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我說,『明明第一次見面,卻又坐這麼近,坐得近就算了,還不得不找點話聊。。』

「我知道你為什麼會參加。」豫兒說。

『我也知道你為什麼會參加。』我說。

「程守正。」我們幾乎同時脫口而出。


初秋的夜,空氣中附著厚重涼意,我們一邊閒聊一邊聽著舞台上樂團演唱,身形瘦小的女主唱,唱起陳綺貞的歌,輕輕柔柔地聲音,飄散在人群之中,溫暖著來來去去的行人。


回到家後,客廳只剩下一盞小燈亮著,守正和勇志都待在房間裡,我把動作放輕,悄悄地帶上大門,正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房間時,客廳的主燈,忽然亮了起來,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亮光,嚇了一跳,有種像是電影裡的罪犯在越獄時,所有探測燈都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覺,而且不曉得為什麼我竟然有點心虛。

『你不知道這樣很嚇人嗎?』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我馬上開口。

「我以為是小偷。」守正說。

「看來不是。」勇志說。

兩個人一付唱雙簧似的。

「去看什麼電影?」守正問的時候,手還放在電燈的開關上,動作很像是在玩1、2、3木頭人。

樣子很蠢。

『航站情緣。』前幾天就有跟守正說過今天會和豫兒去看電影。

「好看嗎?」勇志接著問。

『還不錯。』我說。

「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守正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下,「這才是重點。」

『看個電影是能發生什麼事。』我也跟著坐了下來。

「能發生什麼事?你不知道很多戀情的起點都是從電影院開始。」守正一付見過大風大浪的模樣。

『如果有要結婚的話,我一定請你當伴郎』我亂說。

「不對啊!」守正看著手上的錶,「十一點了,電影應該沒演這麼久,去哪了?」

『你是我爸嗎?』我說,『管真多。』

「其實也不是真心想知道啦!只是想說怎麼沒有順便買宵夜回來孝敬我。」守正一付欠扁樣。

勇志看戲似的,坐在單人座沙發上,一言不發。

『世界上有一種叫電話的東西。』我說,『是用來聯絡的。』

「我以為你會自動自發。」守正露出一種看來很感慨的表情。

『你以為心電感應啊。』我說,『你放心,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兩個人身上。』

「我看大家還是早點睡好了,以免傷了彼此和氣。」守正站了起來,「稍息後不敬禮解散。」

『晚安。』我也站了起來,『明天請你們吃早餐可以了吧!』

「你這個人實在是太客氣了。」守正一臉諂媚,「我要吃雙層牛肉堡加一杯奶茶。」


『跟你說一件事。』我說。

「請說。」諂媚的表情,依舊掛在守正臉上。

『當初填志願時。』我說。

「怎樣?」守正問。

『一定是鬼遮眼了我。』


回到房間後,簡單地盥洗,換上睡衣後,躺在床上卻沒有馬上入睡。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樂怡。

和那個夏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