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繼續往南端行駛,大約在下午一點左右,我們才到達即將入住的飯店。

下了車,在大廳集合完後,守正開始分配房間和宣佈下一次的集合時間地點。

「原則上四個人一間。」守正對照名單上的分組,把鑰匙交給大家。

『這樣男生不就少一個,女生不就多一個人。』我總是勇於發現問題。

「所以有一間房間會是三男一女。」守正看了我好一會兒,「你覺得有可能嗎?」

『一般人不可能。』我拿走守正手上的鑰匙,往電梯走去,『但你有神經病,所以很難說。』

「我也覺得有可能。」勇志猛點頭。



『累死了。』進到房間後,我整個人趴在床上。

「好睏喔!」勇志在另一張床躺了下來。

「過去一點。」守正推了我一把,「離兩點集合,還有半小時。」

『晚安。』我說。

「晚安。」勇志說。

「七早八早晚安個屁。」說歸說,守正還是在我旁邊躺了下來。

『我又不是日出,那麼早起來幹嘛!』我翻過身子。

「說真的,徐子沐。」守正停了一會兒,才又開口:「我說的大獎不錯吧!」

『豫兒嗎?』我在心裡點頭,『想不到你這個畜牲有這麼漂亮的高中同學。』

「你怎麼沒下手?」勇志說出了我的疑問。

『還是失手了?』我妄下判斷。

「屁啦!本人可是人稱『風中孤狼,懸崖上的蒼鷹』之正港男子漢,我的字典裡沒有失手這兩個字。」守正說。

『是蒼蠅還是蒼鷹?』我說,『而且,你不是說你沒有字典。』

「我剛才臨時買的。」守正坐了起來,「不行嗎?」

『隨便你。』我望著天花板,感覺昏昏欲睡。

「你們兩個有點身為年輕人的自覺好嘛!」守正用力把我拉了起來,「一天到晚要死不活的。」

『還有十五分。』我看了看錶,又躺下。



休息過後,我跟在守正和勇志後面,無精打采地走到飯店大廳等待集合。

集合完畢後,守正將大家帶到飯店對面的海灘自由活動。

「五點再集合,先自由活動。」守正大喊,「晚上吃完飯後還有活動。」

嗓門真有夠大的。

『五點要幹嗎?』我問。

「回去盥洗,準備吃飯。」守正回答。

『我可以現在就回去準備吃飯嗎?』我又問。

「不行。」守正又回答。

『那我們現在要幹嗎?』我故意繼續問。

「你對人生充滿疑問嗎?」守正終於受不了了,「看你要自己下水,還是我推你下水。」

『我是對你的安排充滿疑問。』我說。

「要不要我送你一本人生攻略本。」守正一手拉著我,一手拉著勇志,往海的方向前進。

『不用了。』看著近乎毒辣的太陽,我說,『如果可以,我現在真想躺在飯店床上,像鹹魚一樣動也不動。』

「你也可以像鹹酥雞滾來滾去。」守正邊走邊說。

『為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像鹹酥雞就要滾來滾去。

很可能是正在灑胡椒的過程。

正當我在想鹹酥雞為什麼要滾來滾去的時候,守正忽然放開我和勇志,停了下來。

「去吧!孩子。」守正說,語氣就像卡通神奇寶貝裡面,準備招喚皮卡丘的小智一樣。

被招喚出來後,我和勇志跟在守正後頭,直接衝到班上同學聚集最多的地方。



「怎麼沒看到豫兒?」好一會兒後,守正忽然問起。

『我怎麼會知道。』我說。

「可能不想看到你這個畜牲,躲起來了。」勇志一臉誠懇,感覺起來對這個回答相當滿意。

『很有可能。』我點頭。

「徐子沐,你去找。」守正東張西望,像隻正在尋找食物的猴子。

『為什麼?』我用雙手將守正的臉轉正固定住,『為什麼?』

「在後面。」守正指著後方,以命令的口吻說:「去。」



隨著守正指的方向,我看見豫兒站在沙灘上的遮陽傘下。

一個人。

『怎麼不一起玩?』我上岸,跑到豫兒旁邊,『怕曬黑?』

「沒有。」豫兒搖頭。

『怕守正?』我問。

「沒有。」豫兒又搖頭。

『該不會是怕我吧!』我皺眉。

「怎麼會。」豫兒笑了出來,「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海裡到底有沒有水怪?』我看著豫兒,『是類似這樣的事情嗎?』

「我又不是守正,每天胡思亂想。」豫兒微笑。

『也是。』我跟著笑。

「我在想,就算是這樣的晴天,」豫兒抬頭,淡淡地說,「也有可能瞬間傾盆大雨。」

『是啊!』我說,『好像有點悲傷的味道。』

「貨真價實的悲傷。」豫兒說,「完全無法抵抗。」

『怎麼了?』我問。

「沒什麼。」豫兒往前幾步,走進陽光肆無忌憚地沙灘,「如果每年夏天都能來這裡,應該是件很開心的事。」

『這還不容易。』我也往前幾步。

「來到這裡當然容易,但能不能像今天這麼開心就不得而知了。」豫兒說。

『不要想那麼久以後的事了,記住今天的開心就好。』我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守正和勇志,『就算沒有班遊,我們也可以和守正、勇志一起來。』

「真的嗎?」豫兒問。

『真的。』我點頭。

豫兒微笑,身上卻附著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



真的。

那時候,我天真地這麼認為。

只是,關於將來,誰也無法預測。

後來我們會遇見了誰?

傷害了誰?

就算當初信誓旦旦的和對方達成了某種約定。



晚上,我們回到海灘,開始這次班遊的重頭戲。

營火晚會。

晚會開始時,已經將近八點了。

「有沒有同學要上來表演的。」在一連串的團康活動後,守正忽然問。

底下的同學面面相覷,大家看來看去,就是沒人舉手。

「第一個表演的一定是守正。」勇志側著頭說,「要不要打賭。」

『不用打賭,他簡直就是為了自己想表演在鋪路。』我笑。

果不其然,守正用目光掃視了大家一遍後直接說:「我先好了。」

然後,不知道從哪拿出一把吉他,在一顆石頭上坐了下來。

「以下開放點歌。」守正隨意地刷著合弦。

同學鬧哄哄地亂成一團。

「什麼?那位同學你想聽『旅行的意義』。」守正一臉正經,「這首我剛好會。」

根本就沒人點歌。

『最好這麼剛好。』我皺眉。

一旁的豫兒倒是笑得很開心。

不管周遭的喧嘩,守正認真地彈完前奏,開始唱了起來......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你看過了許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旋律簡單,歌詞動人,守正的歌聲清新乾淨,和他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沒多久,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我對他刮目相看了。」勇志說得誠懇。

『我也是。』我說,『想不到這個畜牲有這麼感性的一面。』

「他高中時就很會彈吉他了。」豫兒微笑,身上已經沒有下午那股略帶悲傷的感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