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站是葉勇志同學家,大家的午餐就在那。」守正拿著麥克風,又補了一句,「免費的。」

『怎麼會是去你家吃飯?』我拍了拍坐在前座的勇志。

「守正說反正順路。」勇志說,「我想也對,就答應他了。」

『你還真容易被說服。』我說。

沒有回答,勇志換上憨厚溫暖的微笑。



接著遊覽車又繼續行駛了大約二十分鐘,才停靠在一處空地上。

下車後,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跟在勇志後頭前進,我則和守正、豫兒一起走。

往勇志家的道路並不算寬,遊覽車開進去後沒辦法迴轉,所以只能選擇用走的進去。

在大約走了十分鐘之後,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座十分寬敞的三合院。

「到了。」勇志站在門口,等待後面脫隊的同學趕上。

勇志一踏進家門,一隻棕色混種土狗馬上衝了過來,繞著他不斷搖尾巴。

「旺財真熱情。」守正說。

『旺財?』我不知道為什麼,守正會知道勇志家狗的名字。

「是來褔,哪來的旺財。」勇志摸了摸棕色混種土狗的頭,「神精病。」

站在一旁的同學聽了勇志的回答後,全都笑了出來。

「是不是鄉下人養的狗就只能叫來褔?」守正問我,「旺財這個名字不會比較吉利嗎?」

『如果叫守正就真不吉利了。』我說。

守正沒理我,反倒是豫兒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大夥走進勇志家時,稻埕的地方,像在辦流水席一樣,早就已經放好了三張圓桌和滿滿的菜餚。

而勇志的父母則是一付等候多時的樣子。

在一陣亂七八糟的寒暄問候後,大家就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一點也沒有身為人類應該有的禮節。

「你的人生哪來這麼多規矩啊!」看著遲遲沒加入戰局的我,守正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自顧地吃了起來。

南部特有的超大太陽下,四十個人分成三群分別圍著三張圓桌,不分男女,有人站著有人蹲著,有人像打游擊戰一樣,挾個幾口菜,就跑到一旁吃,吃完再回來繼續挾。

而勇志的父母則是非常熱絡地一直招呼大家多吃一點。

這樣的兵荒馬亂大約持續了將近一個時才終於結束。

吃飽飯,我們一部分的人幫忙收拾打掃,一部分的人幫忙清洗碗盤,等全部都做完後,大家才又一起向勇志的父母道謝,接著離開。



「胖子你和家人還真不是普通的像,簡直和多啦A夢裡的胖虎家族一樣。」走回遊覽車的路上時,守正說。

『剛才你不是還稱讚勇志的父母看起來很年輕。』我說,『應該讓你和旺財一起吃飯。』

「是來褔。」勇志糾正。

「而且......,」守正拍了拍勇志的肩膀,「來的時候,坐你旁邊的那個女生啊!」

「怎樣?」勇志問。

「真的非常非常,適合跟你成為一家人。」守正說完這句話後,馬上頭也不回地快步向前走去。

「什麼意思?」勇志問我,一頭霧水。

『這麼深奧的問題我實在很難回答你。』我說。

「不要理守正。」豫兒笑了笑,「他嘴巴很壞。」

『果然是撿到屠龍刀的狠角色。』我說。



上車後,因為剛吃飽飯的關係,車上變得非常安靜,大部分的人都昏昏沉沉地,除了小部分人低聲交談之外,最大音量來源的就屬勇志規律的打呼聲。

「也算是奇葩了,」透過座位中間的縫隙,守正小聲地說,「居然在第一次見面的女生旁邊睡到打呼。」

『你才是奇葩,一天到晚胡說八道的。』

這樣的反駁對守正而言雖然不痛不癢,但我還是想幫勇志說話。

「勇志很老實,你不要一直欺負他。」豫兒轉頭對守正說。

「長相是會騙人的。」守正說,「妳看妳旁邊的徐子沐,看起來也不像這麼愛頂嘴的人。」

『對了,為什麼你一直陰魂不散的纏著我?』我問。

「這個問題太感傷了,」守正嘆了長長一口氣,指著前幾排一位個子嬌小戴黑框眼鏡,側臉隱約泛著殺氣的女生,「只能說我籤運不佳。」

「一定是你亂說話惹我同學生氣。」豫兒說。

「誤會大了,」守正說,「我只是問她什麼時候回小人國而已。」

『座位不是按照身高排的?』我問。

「座位都排好了她才到。」守正在我頭上敲了一下,「你看被她這麼一遲到我多尷尬。」



一路上我們三個人都沒睡,只是不斷地胡亂閒聊,而勇志也繼續完全不理會隔壁女生的感受,用一種屬於自己特有的節奏在打呼。
創作者介紹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