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那天,男生集合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十五,而女生則是晚三十分鐘。

『為什麼不是男生晚三十分鐘?』我猛打哈欠。

七點十五集合,意味著六點多就要起床了,那已經超出我早起的極限了。

「因為要安排座位。」守正一邊清點人數,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

「不是上車隨便坐就好了喔!」勇志也一臉睡意。

「隨便坐?到時候如果倒楣坐到你旁邊,」守正看了勇志一眼,「你說我對其他同學多難交待。」

『呵。』不知道為什麼,聽守正一說我笑了出來。



這次班遊參加的人數共有四十人,班上男生二十三個,女生則是全員參加,再加上守正不知從哪系找來的女生十五個。



這個人數果然連男生都有可能坐到勇志旁邊。



『也太厲害了吧!』我由衷,『你上哪找這麼多人?』

「找高中同學幫忙約的。」守正大言不慚地說,「就像你知道的,我人緣好,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了。」

『你的字典裡是不是少了謙虛這兩個字。』我說。

「不是。」守正一臉正經,「是我根本沒有字典。」



雖然集合的時間是七點十五,但男生的部分一直拖到七點半左右人才全部到齊。

人到齊後,守正請大家按照身高,由第一排一直往後坐。

他說這樣做有個好處,就是避免男女身高差距過大,或降低女高男矮的機率。

「配對成功。」守正斜眼看我,「才是聯誼的真理啊!」

『真是有見地。』我簡直對他的見解佩服到五體投地。

「人啊!是不能孤單地活下去的。」守正又補了一句。

說的也是,畢竟聯誼過後,班上要是還是這麼多曠男,就太辜負守正的一番好意了。



等男生都坐定位後,女生也幾乎全都到齊了。

班上的女生和別系的女生,一樣按照身高順序陸續上車。

在還不確定自己的鄰座會是誰時,那種等待的過程非常奇妙,有一種去參加通通有獎的抽獎活動,明明知道會得獎,卻不曉得會得到大獎還是小獎的感覺。

「一種不是天堂就地獄的感覺。」守正是這麼說的,「偶爾也會遇到人類。」

『請問這次中大獎的機率高不高?』我舉手發問。

「這位同學請手放下。」守正湊到我的耳邊:「別人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是大獎。」

『有這種事?』我挑眉。

「嗯!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不義。」守正嘆氣,「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

『走後門是件可恥的行為。』我正氣凜然。

「有道理。」守正一臉正色,「我看大家還是照規矩來好了。」

『我開玩笑的。』我馬上露出流浪狗般閃閃發亮的眼神,伸出雙手握住守正的手,『請務必把大獎留給我。』



我的座位被安排在倒數第二排,勇志坐在我前面一排,而守正看起來像是沒有固定位置,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待在最後一排的座位上一直騷擾我和他的高中同學。

沒錯,我隔壁坐的就是他口中的高中同學,也是所謂的大獎。



「豫兒,他是徐子沐,人不錯。」守正厚顏無恥地說:「缺點就是沒我帥。」

『什麼時候生日?』我回答:『買面大一點的鏡子送你。』

「林豫兒。」守正不理會我,自顧地說:「火星上唯一的地球人。」

『火星上唯一的地球人?』我回頭看守正。

「火星上唯一的地球人?」勇志也回過頭來。

「以你們的智商,」守正嘆氣,「我實在沒把握能解釋到讓你們明白。」

『你沒把握的事太多了。』我說。

「守正形容我們以前高中的班級就像火星。」豫兒微笑,「說我是火星上唯一的地球人。」

「慘淡的歲月,總是令人在回想時容易感到哀傷。」守正皺起眉頭。

『那種感傷我懂。』我拍了拍守正的肩膀,『現在也好不到哪去。』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中,我竭盡所能的找話題和豫兒聊,只是話題繞來繞去始終離不開守正。

『他高中時個性就這樣子嗎?』我問。

「高一時他很安靜。」豫兒想了一會兒才回答:「好像是從高二開始才變成這樣。」

『突然變成這樣?』我問。

「嗯!」豫兒點頭,「升高二後,他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應該是暑假有什麼奇遇。』我認真地想了一下,『像是跌落山谷撿到葵花寶典還是九陰真經之類的。』

「怎麼練完武功會這樣嗎?」豫兒露出疑惑的表情。

『小說裡很多高手個性不是都陰晴不定,不然就是神經兮兮。』我露出罕見的誠懇表情,『他屬於後者,神經兮兮那款的。』

「我是撿到屠龍刀之後才變這麼帥的。」守正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後面,「不曉得徐同學對本人還有什麼疑問嗎?」

『午餐去哪裡吃?』我趕緊轉移話題。

「胖子他家。」守正答得理所當然,「反正順路。」



遊覽車一路由市區上高速公路,然後往南行駛。

一直到快接近中午的時候,我們才終於看見海。



蔚藍澄澈,一望無際的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