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有時候,我會在很深很深的夜裡醒來。

那時,我常常因為忘記自己身處何處,而感到焦慮,並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從沒意外,伴隨而來的總是一聲又一聲驚恐或嘲笑的聲音。

還有看待怪物般地眼神。

而我,只是選擇默默地走向一旁,走向那個沒有燈光、沒有其他氣息的角落。

不做任何抗爭反駁,只能接受。

像是本該如此。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來到這裡了。

奇妙的是,在這趟漫長的旅程中,除了目的地之外,我想不起任何關於最初、關於過程,甚至是關於自己的點滴記憶。

只是隱隱地,感覺到這裡不屬於自己。

曾經有幾個比較好心的人,躲遠遠地告訴我,如果什麼都想不起來,那麼就試著往北邊走去。

他們說,從這裡一直往北邊走去,在接近世界的盡頭處,住著一位無所不曉的先知,或許他就能解除我所有的疑惑了。



「世界有盡頭嗎?」我苦笑。

只是,我苦笑的樣子,卻讓他們躲得更遠了些。



「任何事情本身都有其意義吧!」我只能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除了啟程,好像也沒別的選擇了。

接下來,我照著他們的話,日以繼夜地一直往北邊走去。

可是路卻像無止盡似的,在眼前不斷延伸。

一開始是平地,緊接著是高山、高山後是河流、河流過後又是平地,逼得我幾乎就要放棄了。

但除此之外,有一件事令我非常在意。

那就是這趟旅途中,腦海裡總是間斷似地浮現一張臉。

是一張屬於年輕女孩的臉孔。

清秀稚氣,笑起來像白雲般輕柔的那種。

雖然偶爾浮現,我始終卻無法想起她是誰, 而這張臉又有什意義?

或許重要,或許不重要。

只是,對於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人,這些事都只能算是芝麻小事了。

況且現在根本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總之等到先知那兒,一切疑惑或許就能水落石出了。

這是我衷心期盼,也是唯一的希望。

接下來的日子裡,就算疲憊不堪,我依舊強迫自己繼續往北走去,女孩的臉孔還是如常一樣,偶爾從腦海裡冒出。

以陪伴似的頻率浮現。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我卻還是沒能如願見到先知。

甚至連是不是有先知的存在都無法確定了。



直到我遇到一個善良的人。

那是這趟旅程中,我所遇到的人中,距離我最近的。



『請問您知道先知住哪嗎?』遠遠地,我喊住了他。

早就忘記有多久不曾和其他人交談過了,以至於聲音聽來有些生疏飄忽。

最初,那個人以一種驚恐的神情看著我,張大了嘴,卻沒有出聲。

一點也不意外。

早就習慣這個世界給我的一貫回應了。

不等他回答,我便決定離開原地,繼續往北邊走去。



「你往那一直走,大約再三天就會到了。」那個人指著前方大喊。

我幾乎要哽咽了,那個人簡直溫暖到不像話。

雖然害怕,他卻選擇回答,而不是充耳不聞。。



還要三天?

這趟旅程中,我不曉得已經在心裡放棄了幾百次。

支持下去的理由,也早就遺忘了。



他說的沒錯,我的堅持也沒有白費,就在第四次的日出之前,終於在山上看到一間平房。

「先知應該就住那了吧!」我喃喃自語。

其實,我也不能確定那是不是先知的住處,只是會住在這麼人煙罕至的地方,必定有些因由,例如方便修行或怕被打擾之類的。



敲門之後,沒等回應,我就擅自推開木門,進到屋裡。

一名老者閉著雙眼,盤坐在房間中央。

不等我開口,老者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我是一隻魚。

只要回歸到海裡面,那麼屬於我自己的記憶便會完全恢復。



忽然,我感到荒謬可笑。

我是一隻魚?

怎麼不說我是一隻鳥,這樣我還比較能接受。

畢竟比起海,我更想要在遼闊的空中飛翔。

但無路可走了,尤其是在長期面對這麼多驚恐和訕笑的人群之後。

我更加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

我決定聽從先知的話,回到海裡去追求真相。



「先知,世界有盡頭嗎?」離開之前,我問了一個和自己看似無關的問題。

「陸的盡頭是海。」先知緩慢地回答,「海的盡頭是陸。」

「所以海有盡頭,陸有盡頭。」我想了想,「世界沒有盡頭。」

先知只是閉上雙眼,臉上浮現微笑,卻沒有回答。



在告別先知後,我又花了兩天的時間往回走去。

走到這趟旅程中曾經路過的大海。

接著爬到海邊最高處的岩石,不顧一切地往下跳躍,潛入海中。

看似冰冷的海水,溫度遠比想像中要溫暖的多。

沒多久,就在我感覺自己即將要失去意識的同時,一股異樣的感覺卻從身體最深處不斷冒出、擴散。

那是一種十分舒暢、熟悉的感覺,像回家般的。



我先是想起先知說的很久很久以前。

緊接著眼前浮現出那張輕柔地像雲般的女孩臉孔。

回憶遙遠到有些模糊了,女孩的笑臉卻依然是那麼清晰。

清晰到像是昨天才見到一樣。



牽著手,並肩坐在草地上,天空和雲都有點淡。

忽然,一聲悶雷,豆大的雨滴從天空落下。

我們開心地對望著,並沒有躲進屋內。

小小的房屋、小小的窗戶、小小的笑容、小小的牽手。

什麼都小小的,連握都握不住。



原來,很久很久以前我真的是一隻魚。

一隻為了心愛女孩,勇敢走上陸地的魚。



我還想起給了我人類外表那位女巫所說的話。

她說,無論想達成什麼事,都要付出對等代價。



而我,所要付出的代價是女孩離開後,會慢慢失去記憶,外表也會有一部分恢復成魚的樣子而不自知。



這些都要等回到海裡之後,才能尋回真正的自己和那些關於女孩的記憶。

而當我尋回自己和記憶的同時,卻又失去了女孩。



真是諷刺。






很久很久之後,我還是對於曾經勇於追求的自己感到驕傲。

不曾後悔。



雖然幾天前我才又從漁網中,奮勇脫困。



我想,如果有那麼一天,我一定還會為另一名值得我深愛的女孩,再度獨自走上陸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駱小燁
  • 啊你是寫完沒
    我本來很囂張的想寫兩篇
    豈料第二篇越寫越長
    想在3500字交待完是不可能的事
    so
    就這樣了......

    我每天都有寫
    就算沒有一千也有五百
    很棒吧
    快誇獎我
  • 比賽的還沒寫完,但我每天也都寫超過五百字
    哎~真是不長進啊我們,寫個五百字就沾沾自喜
    這樣離成為偉人的路豈不是越來越遠

    麻葉 於 2011/03/15 18:51 回覆

  • 駱小燁
  • 吼~一天超過500字已經很多了好不好
    當不成偉人至少也是民族英雄了

    我大概22號左右po吧
  • 22號?妳居然這麼有把握自己寫得完
    我盡量超越妳好了,免得妳莫名其妙的驕傲起來
    現在決賽只有兩個人貼文而已
    害我都不能觀察敵情XD

    麻葉 於 2011/03/16 02:05 回覆

  • 駱小燁
  • 快快寫
    不要再玩遊戲啦

    大家都好奸詐
    喜歡在最後一兩天貼文
    已經有人貼了耶
    而且是一人寫兩篇
    啊是怎樣啦!!
  • 居然被妳發現玩遊戲的事一一|||
    搞不好大家一點都不奸詐
    只是像我一樣,寫不出來
    我決定也要挑戰兩篇
    等我啊!我要衣錦榮歸

    麻葉 於 2011/03/18 03:17 回覆

  • 駱小燁
  • 我決定只寫一篇!!(反其道而行才是王道)
    好啦好啦等你啦

    跟你說一件很見鬼的事,我昨晚夢見你跟你阿母
    不要問我怎麼知道是你們
    夢就是那麼莫名其妙
    你阿母把樹上快掉的枝幹摘下讓你拿去丟
    總共摘了兩枝吧
    然後你們就去一個房子裡
    裡頭有很多枯萎的花草盆栽
    你阿母把其中一盆翻過來
    底下竟然有新生的花苗
    一個透明花瓶裡頭有水
    水裡是滿滿的錢幣

    就這樣,其他畫面都很模糊啦
    我上次還夢到我去樓蘭古城勒

    快寫啊,都18號啦~
  • 在寫了,只是覺得題材沒有很厲害
    很厲害的題材又融入主題
    我的人生真是困難重重

    夢裡一定是有自我介紹,妳才會知道那是我
    水裡滿滿的錢幣,看來我要發財了^^

    麻葉 於 2011/03/19 20:34 回覆

  • 駱小燁
  • 我的題材只有鄉下人
    你可別太厲害
    讓你贏一點點就可以了
    給我點面子咩

    話說,有很好笑的事要跟你討論
    你都沒上線,吼

    對啦,發財了要分點給我吃喝玩樂啊
    賺的錢都不夠玩
    我的人生也是困難重重啊
  • 有好笑的事?明天馬上上線報到
    我上線的時間差不多要八點多
    等我等我等我

    麻葉 於 2011/03/20 01:11 回覆

  • 駱小燁
  • 好啦好啦等你啦

    你看,我們的人生都被這些屎尿屁的好笑事耽誤了
  • 剛忙完才發現前天重灌WIN7之後沒有MSN

    下載中......等等等

    麻葉 於 2011/03/20 22:06 回覆

  • dyrywkuhie
  • 天天開心...
  • 駱小燁
  • 吼,我流浪回國了啦
    你跑哪去了
    我想跟你一起說別人壞話))))))
  • 說人壞話?
    我最愛這種事了
    快上MSN

    麻葉 於 2011/04/07 18:57 回覆

  • pigeon802
  • 寫得很好ㄟ^^
  • 謝謝^^

    麻葉 於 2011/05/21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