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_ivan77/6/1744169044.jpg_###}



打開冰箱時,說真的,我嚇了一大跳。

非常的那種。

『一隻綿羊?橘色的。』我瞠目結舌,一臉錯愕,還忘了關上冰箱的門。

一隻橘色的綿羊?

一隻橘色的綿羊在冰箱?

一隻橘色的綿羊在冰箱而且活生生的?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關上冰箱的門再重新打開。

嗯!不是夢,那隻綿羊依然存在,一樣是橘色的。

該不會是整人大爆笑吧!這是我當下唯一的念頭,但過沒多久,我就否決到這個可笑的想法了。

以下,是我在慌亂中所分析的結果。

1.電視上的爛整人節目,才不可能想出這麼有創意的點子,來來去去還不是什麼恐怖箱、高空彈跳之類的三流招數。

2.誰會那麼閒,買隻橘色的綿羊來整人,而且橘色的綿羊要上哪買?怎麼放進去啊?

3.冰箱看見綿羊,這簡直和讓我親眼目睹尼斯湖水怪沒什麼兩樣,重點是橘色。

4.沒什麼好想了,我想......我一定是瘋了。



首先,我得撥幾通電話和世界接軌,證明自己沒瘋才行。

『臭寶,我剛才打開冰箱看到一隻綿羊。』我語氣有些急促,『是橘色的。』

「看吧!上次我說看見大亨堡星人你就不信。」臭寶一付,人生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的語氣。

我直接把電話掛掉,然後打給另一個朋友,因為剛才那傢伙肯定是個神經病,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強調自己曾經看過大亨堡星人,而且還因為送了顆彈珠給他,才免去一場地球浩劫。

要是拯救地球那麼容易,我應該也可以當總統了。

『小明,我剛才打開冰箱看到一隻綿羊。』我說,語氣凝重,『是橘色的。』

「台北101其實是變形金鋼,阿里山上的神木其實是屠龍刀,嘟嘟嘟......。」

這次換我被掛電話。

人生有時候說起來,真的是很悲哀,你能想像當你覺得別人是神經病時,卻有另外一個人覺得你才是神經病。

這種像因果又像輪迴的關係,一時間我也很難去釐清,而且這不是當務之急,



對了,記得在網路看過一位知名作家寫到自己曾經遇到綠色的馬,如果是他,一定會相信我此刻的遭遇。

只是,我哪來他的電話,這種資料可不是估狗一下就會出現的。

看來面對未知,目前所能依靠的恐怕就只有自己了。



『咩!』過了一會,我決定踏出溝通的第一步,說出我唯一知道的世界通用綿羊用語,只是不知道當對方是橘色的時候還適不適用。

「那個......」橘色的綿羊開口了,聲音有些乾澀。

我非常驚訝,橘色的羊真的開口了,而且還有些乾澀,一定是草太粗把牠的聲帶磨壞了。

『咩!』我趕緊再說一次,深怕是自己聽錯了。

「那個......我有點餓。」橘色的綿羊緩緩從冰箱走了出來。

此時,我進入神遊的境界,開始回想昨天從大賣場回來之後,所有放進冰箱的東西有哪些?

不是要拿出來給牠吃的,而是我想要找出到底放了什麼才能組成一隻橘色的綿羊,而且是會說中文的那種。

可樂加養樂多加草莓果醬?

不太可能。這些東西我買過上百遍了,從來就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跑出一隻羊,一隻橘色的綿羊。

那或許......花生牛奶加生魚片加鰻魚飯再加上橘子芬達的可能性會高一點,又或許......

「那個......我有點餓。」橘色的綿羊又說話,瞬間把我的靈魂拉回了身體。

『餓?可......可是,我只有昨天吃剩的鰻魚飯而已。』看來溝通上應該沒什問題,畢竟大家都是文明人,講中文的。

「嗯!也可以。」橘色的綿羊點頭。

『你......你不是吃素,這......這樣好嗎?』我真沒用,一遇到事情就猛結巴。

「我都可以。」橘色的綿羊說,「偶爾我也會吃水餃還是牛排之類的東西。」

說得也是,牠都可以是橘色的,吃點鰻魚飯算什麼,我這個實在是太大驚小怪了。

『要微波嗎?』我從忘了關上門的冰箱把昨天吃剩的鰻魚飯拿出來。

「直接吃就可以。」橘色的綿羊說。

看來牠是真的是餓壞了,連三分鐘都不願意等。

『喔!』我將便當打開,放在牠面前,『我能跟你聊天嗎?』

「我吃飯時是不說話的。」橘色的綿羊神情有些嚴肅。

真是糟糕,身為人的我,竟然連這麼點餐桌禮儀都不懂。

『對不起。』下意識的,我竟然跟一隻綿羊道歉,還是橘色的。

橘色的綿羊並沒有理會我,自顧地吃起了鰻魚飯。

我呆坐在一旁,開始胡亂地想,如果昨天買的那些東西都不能組合成一隻橘色的綿羊,那還有什麼可能性?

對了,我想到了,應該也是唯一的解釋,沒有比這個更合理的解釋了。

外星人,一定是外星人,沒錯,只要把未知的、難明的事情都推給外星人就對了。我想,阿姆斯壯一定非常同意我的看法,畢竟他是第一個上到月球的人,想法一定也跟我一樣很宇宙。

那些外星人,肯定是嫌常畫麥田圈和解剖牛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才會弄出一隻橘色的綿羊來嚇嚇無知的地球人,又或者橘色的綿羊可能本身就是外星人還是外星羊,還是牠根本也不叫羊,用牠們星球的語言來說,不一定是一種叫叭啦叭啦之類的生物。

話說回來,牠也沒必要一定要從冰箱出來啊!

不過,說到這裡,我又想到,哆啦A夢還不是從大雄的書桌抽屜跑出來,那橘色的綿羊要從冰箱還是馬桶跑出來,其實我也不必太在意才對。

我想,我要在意的應該是......目的。

對,牠的目的,還有橘色這件事。

這種橘實在太詭異了,我想,就算是喝了五加侖柳澄汁也不會變成這樣。

『請問,您是來探親的還是......』我怯怯地問,對於一隻綿羊,我居然用了敬語,難道就只因為牠是橘色的嗎?而且最後連侵略地球那四個字都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不敢說出來。

人類果然害怕未知。

橘色綿羊很認真地吃著鰻魚飯,完全沒有理會我。

『你們將來佔領地球時,可不可以放過我和我家人。』深呼吸之後,我決定勇敢地說出自己的要求,並且做出些許妥協,『我們可以住在柵欄裡,不會讓你為難的。』

臭寶、小明,對不起,原諒我沒義氣,沒幫你們爭取活下去的機會,是你們自己不相信有橘色綿羊的,而且我也怕能存活下去的人名額有限,一定要像是科學家還是總統之流,或者至少也要像我這麼優秀的血統才能延續下去。

忽然,我又想起了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冰箱,那個跑出橘色綿羊的冰箱,該不會是飛行器吧!也就是俗稱的UFO或幽浮。

那個冰箱是幾年前和老媽去大賣場買的,不過這些年來,除了蟑螂和螞蟻什麼也沒跑出來過。

照這樣推算下去......

我→大賣場→冰箱→橘色綿羊→鰻魚飯→好緊張的我

會嗎?

不會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想像。

大賣場竟然有賣飛行器,載著橘色綿羊還可以冰鰻魚飯的飛行器。

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實在......實在太先進了宇宙。

不過,事到如今,不需也不必要再猜測了,套句柯南的話:「真相,只有一個。」

沒錯,真相,只有一個。

看來這必定是一場陰謀,一場大賣場聯合外星人想一起統治地球的陰謀。

也難怪東西會越賣越貴、品質越來越差,這些都是預兆啊!地球即將被佔領的預兆。

就算到了今天,地球上的人們還是一樣渾然不覺,只會單純的抱怨物價上漲,完全沒有聯想到,這是大賣場和外星人共同的陰謀。

「吃飽了,你剛才嘮嘮叨叨地在說什麼?。」橘色綿羊舔了舔嘴巴,「對了,有飲料嗎?」

『沒......沒什麼,您要喝飲料?』綿羊喝飲料的嗎?這些常識我怎麼都不知道。

「嗯!」橘色綿羊點頭,「有點渴。」

我從冰箱拿出一罐橘子芬達,東張西望的正在猶豫要怎麼讓牠喝。

「插吸管,謝謝。」牠說。

我覺得有點頭暈,一隻吃鰻魚飯用吸管喝芬達的橘色綿羊,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

我該獨力拯救地球嗎?還是就此臣服於牠?

如果要拯救我能怎麼做呢?如果要臣服我該不該再多爭取幾個能生存下來的名額。

大賣場.橘色綿羊 VS 緊張的我

我趁著橘色綿羊在喝橘子芬達的時候,不斷苦思要如何面對這棘手的難題。

終於,讓我想到了對策,對於有如曙光乍現般的一線生機,我感到興奮難耐,幾乎整個人要跳了起來,完全忘記橘色綿羊就在一旁,甚至想要大聲地喊出來。

大賣場,我想只要找到消基會,就應該足以應付了。

那橘色綿羊呢?

冷靜,我一定要冷靜,地球人能不能從普通地球人進化到超級地球人,就看我怎麼面對這次的危機了。

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我的腦海裡漸漸地浮現出非常關鍵的三個字......牧、羊、犬。

忽然,我覺得自己勝利在望,像是學會變身超級賽亞人的悟空一樣,擁有無匹的自信和無窮的力量。

我笑了,處於如此劣勢之下,冷靜的態度終於也讓自己扳回了一城。

辦法想好了,剩下的就是實行,消基會的電話可以問查號台,倒是牧羊犬我要上哪找,現在這種時代還有誰在牧羊?

我感到心酸,時代的變遷和進步,竟然是導致地球無法抵抗外星人侵略的原因。

想不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常言道:『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剎時,我覺得自己眼眶有些濕潤,眼淚即將潰堤,難過的不知所措。

「那個......我回去了,謝謝你的鰻魚飯和飲料。」橘色綿羊把芬達空罐遞給了我,還順便把鰻魚飯的盒子蓋上。

真......真有禮貌。

『你不侵略地球了嗎?』我十分驚訝橘色綿羊的決定,枉費我絞盡腦汁的想要拯救地球。

「這個送你。」橘色綿羊一臉正色,緩慢地將身上的羊毛脫掉,折好放在地上,然後打門冰箱,走了進去。

『喔!謝......謝謝,再見。』看著牠的背影,我有些愣住,脫掉到橘色羊毛的綿羊,竟然是一隻藍色的土撥鼠,也難怪牠一直沒有咩啊咩的亂叫。

本來,我還想繼續問牠為什麼是橘色的,不過終究還是沒說出口,畢竟牠都變成藍色土撥鼠了。

「再見。」藍色土撥鼠,輕輕地將冰箱門帶上。



那個下午,氣溫非常炎熱,路上的柏油,抗議似地冒著白煙。

我試穿了一下藍色土撥鼠送給我的橘色羊毛衣,順便打了通電話給家電維修站。

冰箱這種家電,該保養的時候就要保養,否則誰知道下次又會從裡面跑出什麼。
創作者介紹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駱小燁
  • 再看一次還是覺得很爆笑!!!!!你真的是胡說八道冠軍!
    話說當年(!!!)出的那些題目寫好的真的沒幾個......說好了20年內要寫
    完的啊
  • 我就是看到那張圖才重貼這篇

    不過那個橘色是我自己塗上去的

    那個羊......有個很詭異的名字

    叫......暗陰羊,簡直是犯規啊

    是一部電影的宣傳照

    關於那些題目,看這次比賽完

    要不要好好來寫一寫(應該是不可能啦!)XD

    麻葉 於 2011/03/01 03:57 回覆

  • 駱小燁
  • 話說(好囉嗦啊我)
    那張怪異的圖片哪搞的啊啊啊
  • 話說,你又贏我一分了
    還好我的願望是當總統
    不然就太虧了

    麻葉 於 2011/03/01 04:13 回覆

  • ami52088
  • 好一隻橘色的暗陰羊~
  • 暗陰羊應該是趕羚羊的親戚

    麻葉 於 2011/03/04 03:50 回覆

  • 駱小燁
  • 那個!!!!!我竟然看過這部電影
    其實很多黑色幽默啊
    我看到一半就沒看了....
    哈哈,名字也太討厭了吧
    人家原文翻譯過來也只是黑羊(Black Sheep )啊
    不過也有害群之馬的意思啦....(碎碎唸)

    一分也那摸愛計較
    我有抱評審大腿你有嗎
  • 妳以為我怎麼進入決賽的XD

    我抱的可兇了

    麻葉 於 2011/03/04 03: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