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的低溫,像他的感情。

沒有春天、沒有夏天,連寒冷度不似冬天的秋天也沒有。

就僅僅有冬天。



就算時值六月,一到了深夜,

在他而言還是和冬天無異。



手裡的遙控器不斷切換頻道,

喜歡的,不喜歡的。

沒什麼差別,反正也沒心思看。

桌上的海棉蛋糕,是他下班順路買的。

生日嘛!沒有個蛋糕怎麼像樣。

沒人重視,當然就沒人記得。



『回來了。』進家門的時候,他習慣性地喊了一聲。

沒有回應,空蕩蕩的房屋,將要陪他迎接夜的是寂寞。



巨大且被自己無限擴張的寂寞。



離凌晨十二點還有九分鐘整。

過了十二點之後他就是貨真價實的三十五歲了。

沒得商量,不可以討價還價,三十五就是三十五,裝可愛也沒有用。

無奈地放下遙控器,拿起靜躺桌上的海棉蛋糕。

『那就......』咬了一口海棉蛋糕後,他對自己說『生日快樂吧!』



『哭八咧!也太寂寞了吧我。』他喃喃自語,音量卻不自覺地大了起來。

抗議似的,

對這個用外表判斷一切的世界。

他啊!

簡直被攻擊得毫無招架之力



四十二吋的液晶電視裡,正在播放曾經紅極一時的偶像劇「下一站,幸福」的最新續作「下一位,貴姓」的精彩大結局。

對照自己目前的處鏡,豈是不勝唏噓幾字可以形容。

說白話點,是慘到不行。

『幹!是在逼我自殺嗎?讓我看這麼歡樂的畫面?』他毫不猶豫的轉台,有點憤憤不平,『生日還一個人在這邊啃這什麼見鬼的海棉體蛋糕。』



三十五年的歲月,

戀愛次數,零。

如果人生是一連串的數字,那麼常被發好人卡的他,也只能用負數來標示了。

和異性看電影的經驗?

如果硬要算,那就算一次吧!

他想起國小六年級要遠足前一晚所下的雨

真不是蓋的,氣勢磅礡,一付就要吞食天地的樣子。

哭八的是,還斷斷續續,接力似地,下到隔天早上。

這場見了鬼的大雨,足足下了一天半,硬生生地將這場期待已久的遠足沒收。

然後,接續大雨的是哭得淅瀝嘩啦的他。

也太雖小了吧!

雖然被沒收遠足的是整整一個年級,但在他當時還算幼小的心靈裡,就是覺得老天和自己過不去。

他唸國二的姐姐終於受不了,只好帶著他去看了一場電影。

也是這三十五年來唯一的一場,和異性一起看的電影。



「還好不是和媽媽去看。」回憶的片段中,他還是沒有忘記安慰自己。

「簡直窩囊。」才沒多久,他馬上改變想法。

如果可以,真想毫無保留的朝有這種想法的自己臉上揍上一拳。

全力揮出的一拳。

像酷斯拉在球場,揮出全壘打一樣的力道。



『不求上進,只會自取滅亡。』他想起,曾經有個朋友這麼說過。



「一定要改變自己。」一股熱血從心底湧現,他不自覺地一手握緊了拳頭,一手拿起電話撥出一組熟悉的號碼。

在幾聲嘟嘟之後,

「你說的對。」電話的那端,他大聲吼著,「沒錯就是這樣。」

『殺殺......殺小啦!』正在看偶像劇「下一位,貴姓」的我著實被他嚇了一跳。



嗯嗯!沒錯,說那句話的朋友就是我。



「你說的對,不求上進,只會自取滅亡。」他的聲音聽來有些急促,「告訴我,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什麼接下啦!』我說。真是莫名其妙。

「人生啊!」他又吼了,「我說接下來的人生啊!」

『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馬的,以為我姓葉而且是個教授嗎?



接著是一片靜默,或許他感覺得自己太魯莽失態了,竟然對一個苦海明燈鬼吼鬼叫的。



『砍掉重練好了。』在無藥可救之下,我還是努力地幫他想了個辦法,。

「砍到重練?」他說,「怎麼砍,重新投胎喔!」

『真是冰雪聰明。』我贊許的說,『嗯!沒救了。』

「嗯嗯嗯!」或許是辦法實在太棒了,忽然間,他冷靜了下來,「就這樣?」

『不然還能怎樣?』我說。

「沒有更好的建議嗎?」他說,冷靜依舊。

『嗯!』拿著電話,我點了點頭。

「人生,」他嘆了口氣,「果然還是不能假手他人。」

『上次不是有幫你介紹一個對象了。』看著電視,漫不經心地,我問,『後來呢?』

「後來......接到我的電話,馬的,像接到鬼來電一樣,」他又嘆了口氣,「一開始還會客氣的說在忙,後來則是連接都不接了。」

『哎!』這次,換我嘆氣了,『你的人生簡直是個連我也解不開的謎團啊!』

接著又是一陣靜默,很顯然地,謎團先生也不知如何開口。

『身材中等、長相中等、收入中途、品味中等,而且說話還算有趣。』我由衷地說,『應該是個性出了很大的問題吧!我想。』

「你才個性有問題。」他說。

『嗯嗯!』我點頭,『這點我自己倒是承認。』

「真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他說。

『你就是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才會這麼慘。』我說,毫不留情。

「算了,」他又又嘆了一口氣,「跟你聊這麼多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你的人生是除了嘆氣就沒別的表達方式了嗎?』我說。

「沒啦!」他說,「只是覺得有點煩。」

『對了,給你一組號碼,聽說很有耐心。』我把自殺防制中心的電話給了他,『到時候你一定可以暢所欲言的。』

「晚安吧!」他說。

『不哈啦了嗎?』我說。

「跟你說話我只會心臟病發。」他說。

『這麼嚴重?』我挑眉,對於他的話,我可是百分之兩百的存疑。

「沒心情跟你廢話。」他說。

『沒就沒,』我說,『差點忘了,生日快樂。』

「呵,謝謝。」他笑了出來,「說得好像是我打這通電話來的目的。」

『給你的號碼要記好啊!』我提醒他,『晚安。』



然後,連句再見都沒有就把電話給掛了。



電話說完,偶像劇也剛好結束,

漫無目的地轉台,

沒來由地,換我寂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