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開始放晴,轉眼又大雨了。

不斷動搖,是他此刻的心情寫照。



『嗯嗯!分手好了。』清了清喉嚨後,他放下手上的書。

『還是分手好了。』他提高音量,試著調整適合的語氣。

『我、覺、得、還、是、分、手、比、較、好。』他放緩速度,一字一字,清楚明白地表達。。

『在拖下去對誰都不好。』對著鏡子,他先是擠眉弄眼地,接著才一臉正色。



坐在床沿,他將電視切至靜音,努力地思考,什麼樣的說法才能令她接受。

畢竟,牽手過了這麼多年,沒給個交待也說不太過去。



該用破題法好呢?

開門見山的說,速戰速決,了不起被打兩巴掌。

『幹,如果來家裡放火怎麼辦?』他不禁有些擔心。

還是用冒題法?

先亂七八糟的埋下伏線,接著旁敲側擊,然後再漸漸轉入正題,最後曉以大義。

『嗯!曉以大義,這個聽起來很不錯。』他心裡想著,『而且安全些,太急躁,到時候引來殺機就不好了。』

電視上情殺的新聞實在太多了。

他可是一點都不想姿勢怪異地躺在警方拉起的封鎖線裡面,被一圈白色粉末圍繞著,然後還讓水果日報在臉上打著馬賽克。



連用死換來的上報機會都不能露臉,也太虧了吧!自己。



無論用什麼方法,他要的只是心平氣和、理性、理智最好還帶點禮貌的分手。

就是那種用微笑說再見的分手。



『最好世界上有這種東西。』



和平。

沒錯就是和平,那才是分手的最高指導原則。

過程最好像是上了一堂心理咨詢課後般的讓人放鬆,

結束時,還能立個和平紀念碑在兩人分手的地點就更完美了。






她甚至忘了收傘,在大雨驟停的當下。



「分手?」她百思不解,對方為什麼會忽然提出這種令人難堪的要求。

是自己不夠好嗎?

還是城市仍然不夠寂寞。

讓那些好不容易變成兩個人的,

又迫不及待想變成一個人。



其實誰都沒錯,就連他也是,

他沒錯,也沒犯錯,有的就僅僅是犯賤,

自以為放棄之後才是真正的海闊天空、自以為離開之後才能大展身手。

自以為......自以為......。

這就是他,永遠的自以為。



「地球為什麼會自轉?」我問。

『因為我。』他毫不考慮。

「太陽為什麼會東升?」我接著問。

『當然還是因為我。』他語氣堅定。

「很明顯有智能障礙。」看著他,我記下筆記,「是個無可救藥的白痴。」

『幹,你的表情很像研究猴子的學者。』

「嗯!我也這麼覺得。」我點頭,「要不要來根香蕉?」



愛情是場自由心證,沒有正式合約、沒有法律責任,有的只是口頭上的共識。

那種牽手就算開始或者是那種......就算開始之類的共識。

一旦有一方義無反顧地無情推翻了,那麼大家也就只能勇往直前孤單地朝各自的人生前進了。



我只能說,

剛開始,個個是情聖。

要結束,個個變禽獸。



最後他選擇的是冒題法,那種扭捏又迂迴卻安全的方法。

後來,沒有發生命案,

也沒有立下和平紀念碑。

有的,只是她些許的眼淚

就像上次的哭八月份接龍一樣。

五月......

五月,是她的眼淚。






真的很雜亂,

像失去控制的隊伍,

每個文字都想擠到前面,

起承轉合是什麼?

可以吃嗎?



會不會?

會不會很多時候,我們才是擋住別人人生的人。

卻鄉愿的自己以為別人才是擋住自己人生的人。

會不會?

會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