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難以開口的是無論如何也不想繼續的未來,

 

沒有必要的是就算持續也沒有共識的溝通。

 

 

 

小鎮的南方,是海。

 

默默無聞的海。

 

陽光,似乎比城市上頭的亮了些。

 

 

 

北方則是過份的喧囂吵雜,

 

偶爾的陰雨和被打斷的忙碌。

 

 

 

像寓言裡的隱喻,他將文字帶到非關故事核心的領空。

 

然後,才開始考慮何時是降落的最好時機。

 

 

 

一開始,他緩緩地敘述了一篇不知從何聽來的童話。

 

故事裡有一匹貪心的狼、一頭溫和的羊和一隻愛做夢的魚。

 

場景是一大片森林,還有會說話的老樹。

 

沒有按部就班的劇情,甚至連細節都省略了。

 

 

 

『最後,溫和的羊離開了森林。』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做為故事的結束。

 

 

 

雖然童話結束了,他卻想重新開始,就算廣闊的森林只有貪心的狼也好,

 

連魚和老樹也不需要。

 

月光灑落,樹葉縫隙下流露出的微芒,是狼當初忘記預設的孤單。

 

看似虛無,卻又真實地籠罩著森林。

 

只是,那又如何?

 

沒有預期,就沒有失落。

 

坦然地接受,比強求輕鬆多了。

 

 

 

 

 

 

沒有人非得一定需要誰,才能得以維持接下來的人生,

 

就算是貪心又嗜血的狼也一樣。

 

 

 

長久的和平,是平靜的假象。

 

該懷疑的,從來就不曾停止。

 

該拒絕的,連故作遮掩都稍嫌大方。

 

 

 

是啊!

 

該拒絕的,

 

連故作遮掩都稍嫌大方。

 

 

 

『其實,被開過一次罰單之後,』他說,『我就在也沒闖過紅燈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