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到了現在,

 

只要聽到關於他的消息,

 

心還是會不由自主地酸澀。

 

 

 

像是從來就沒有過去,

 

像是昨天才轉身離開,

 

 

 

只是,臉孔和語氣都略顯生疏了。

 

 

 

聽說,要去旅行了,他。

 

聽說,是獨自一人,他。

 

聽說,變更沈默了,他。

 

聽說,搬離城市了,他。

 

 

 

聽說,要去一個充滿詩意和楓葉的地方。

 

 

 

什麼都是聽說來的,傳聞像附了地址的信,

 

無論怎麼飄流、如何擴散,

 

最終,還是會不著痕跡的落在她心裡。

 

 

 

短暫遺忘,

 

僅有的相擁,

 

糾結、緊握,

 

然後,悄然鬆手,

 

 

 

「好久不見了。」她說。

 

機場大廳內,旅人四處散落,微低的氣溫,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落寞將人們緊緊包覆。

 

縱使巨大建築物外的天空,晴朗無雲。

 

 

 

『妳怎麼會來?』他說。,語氣卻依然平靜。

 

「他告訴我的。」她口中的他,是他們共同的朋友。

 

『告訴妳幹嘛!』他皺起眉頭。

 

「我不能知道嗎?」她反問。

 

『我沒這個意思,妳的個性真的一點都沒變。』直視著,他說,『只是去旅行而已。』

 

「旅行?」她說,「一個人旅行,不是你會做的事。」

 

『我以為再也不會見面的。』避過交集眼神,他不著邊際地轉移話題。

 

眼裡一閃而過的遲疑,是她無法清楚解讀的複雜訊息。

 

「不希望見到我嗎?」她說。

 

『不是希不希望。』舉起左手,他看了看時間,『只是以為,就僅僅是以為,沒有別的意思。』

 

「又不耐煩了。」她說。

 

『沒有不耐煩。』他說,『為什麼妳總愛猜測,猜測別人的心意、猜測別人的動機,就沒有一件事,是單純只想去做,沒有目的、沒有欺騙。』

 

 

 

沒有回應、沒有開口,畢竟連她自己都不曉得正確解答。

 

猜測的背後是在乎?或只是單純的不信任?

 

就算彼此已經回到朋友的身份了。

 

 

 

只是,這次他真的騙了她,

 

還包含所有人。

 

他所準備的不是為了旅行。

 

或許,花幾年時間唸書。

 

或許,就毅然定居下來。

 

 

 

『我會寄明信片給妳。』拉起一旁的行李箱。他微笑說。

 

 

 

她點頭,臉上卻找不到適當的表情。

 

『再見。』他們幾乎是同時開口的。

 

 

 

步出機場,她若有所思的走著。

 

一股莫名的寂寞,強襲而來,

 

忽然,她感覺到,

 

身邊就算圍繞在多友人,

 

節日來時得到在多祝福,

 

但不是他,

 

一切,好像就沒太大意義了。

 

 

 

那個下午,

 

城市,天空無雲,

 

像個美好童話的開端。

 

 

 

只是沒多久,又下起雨了。

 

 

 

 

 

 

後來,發現,所寫的從來都只是一種氛圍、一幕場景,

 

或是表面的感受,關於離別、關於背叛還有逝去和真實。

 

只有神情和對話,眼淚和淡然,對故事卻語焉不詳,

 

沒有預先設定的人物和時空。

 

沒有預先舖陳的前因和後果。

 

沒有聲音、沒有吵雜,沒有晴天、沒有陰天,

 

像從一堆紊亂積木中,撿拾堆砌而成的簡易堡壘,

 

快速而脆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