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有晴天的,

在瞬息萬變的愛情裡。

當所有人以為一切終該歸於平靜時,



他,還是繼續犯錯,再接再厲。

像個慣竊,不斷被逮捕、不斷被保釋,卻又無法克制的一錯再錯。

沒人瞭解,也沒有人想瞭解,

那些一再犯罪的背後動機。



『你想得金牌嗎?』我說。

「什麼意思?」他問,聽得一頭霧水。

『我看你練得這麼勤,應該是要參加比賽之類的。』我說。

「馬的,最好這種事還有舉辦比賽。」拿起地上的啤酒,他一臉不以為意。

『說真的,都幾個孩子的爹了,自己收斂點。』我說。搖晃著手上剩不到幾口的啤酒罐。

「呵呵呵。」他在發出一陣意義不明的笑聲之後,無奈地搖頭。

『在怎麼不開心也是自己選的路。』我一臉正經,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畢竟走過而立之年,還是得學著吐出些成人專用語。



十多年的朋友,不夠瞭解嗎?

其實,他覺得自己並無惡意,

其實,他只是想讓自己過得開心,

其實,他只是......對世界理解不足。



長大後的開心,所需付出的代價遠比小時候多太多了。

急著長大、急著自由。

有多少人能預測到,長大才是真正的不自由。

像個被舉牌數次的足球選手,

像隻誤闖都市的珍禽異獸,



被牢籠和規則緊緊束縛。



「還不是喝酒誤事。」他嘆氣,「當初你怎麼不一巴掌打醒我。」

『是啊!我真恨自己不會如來神掌。』我說,『要不,當初就一掌讓你去見佛祖。』

「呵,原來是如來神掌啊!」他笑,。

『是啊是啊!很痛快的。』我說。



或許還沒見識過人生的真實面,

就算婚姻已經在彼此的無知中渡過了十個愚人節。

他啊!還是絲毫沒有自覺。

已婚的自覺。

愚昧的以為這樣的行為只是愛玩和貪玩而已,

無傷大雅,與世無害。



僅此一次的人生,不豁出去不是太虧了嗎?

或許,他是這樣想的。



像隻常期處於發情季節的年輕雄獅,女友一個換個一個,

接力似的。

要不是一回到家,看見那三個小幾號的自己正在吵鬧不休,

哪會大夢初醒,從冥王星跌回地球。



外遇,這兩個字對他而言,

太沉重了。

從來都不覺得,那種外星字型會適用自己身上。

也從來不覺得,那是自己目前行為的正確用詞。



該不會是買到舊版辭典吧!

否則怎麼會翻不到辭彙正解。

並且和自己的認知差距甚大。



關於道德嗎?

『簡直是犯罪啊!』我說。

「原來我正在犯罪。」他說,以極為細小的聲音。

『工作、學歷、婚姻和小孩,還真沒一樣和自由沾得上邊。』我說。

「所以這些都有的我,根本不配談自由。」他說。

『家犬,是不配談自由的。』我說,『好好顧家吧!』

「太殘酷了。」他站了起來,「這個世界。」



是啊!太殘酷了,

這個世界。



好好顧家吧!家犬。





太久沒寫,生疏、緩慢,甚至連篇名都取不出來,

果然,人生是不能偷懶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