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習慣想念之後才入睡,

像一種莫名的偏執。

不曾間斷。



終於,還是撥出了電話,

雖然語氣陌生、聲調淡然,

卻還是有些熟悉的脈絡可尋。



『過得還好嗎?』他說,『最近。』

『嗯!』她說。

從不正視問題的,她。

就連只是單純的問候,都能回答的這麼虛無縹緲。

『嗯,是什麼?』他問,『是好,還是不好。』

「就不好不壞。」她說,「和你的人一樣。」

『是啊!』他笑了笑,『哪像妳不好的那麼明顯。』



揶揄別人和這個世界一直是他的強項。

一種對人生有害無利的強項。



接著是一片靜默。

靜默。

靜默到像通話不用錢一樣。



『算了,沒什麼事。』在心裡默數了十秒之後。他語氣平淡地說,『再見。』



畢竟沒有網內互打是很貴的,

沒事的話,還是趁早結束的好。



「總是這麼沒耐心。」在電話即將掛斷的前一刻,她說,「沒什麼事你會打來?」

『想念算是一件事嗎?』他若無其事地說。

像是問她,

卻更像問自己。



想念算是一件事嗎?

誰知道這種鬼事。

或許每件事情,都該有一個確切的單位,

一個讓人們可以確切衡量、斷其價值的單位。

或許只是或許。



先是離開原來住的地方,

再離開原來工作的地方。



最後,

離開的才是想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