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暗室裡的強烈燈光,照得男子幾乎無法睜開眼睛。

『該死。』男子低聲咒罵,他已經兩天兩夜沒闔眼了。

「艾里,別浪費大家的時間了好嗎?,你不能睡,我也結不了案。」年輕的探員將手上的煙拈熄後,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飲而盡。

神態十分疲累,比名喚艾里的男子更甚。

艾里秀氣白淨,身形修長,就算被拘留在審訊室,上了腳鐐手銬,也沒個罪犯的樣子。

實際年齡是廿十七歲。



怎麼看都不像個窮兇惡極的連續殺人魔。




「傑斯。」一陣低沉的聲響和著光線,從門的些微縫隙中穿透進暗室裡。

接著門被推開,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從外頭走了進來,將手搭在年輕探員的肩膀上。

「馬古警官。」名喚傑斯的年輕警員只是無力地朝來者點點頭。

「還是什麼都不說?」馬古從桌上的煙盒裡抽出一根香煙,自顧地點燃起來。

「嗯!」傑斯雙手一攤,表情和聲音都透露出極度無奈的情緒。

馬古只是將視線停留在艾里臉上,一句話也不說。

斗大的暗室,一時之間變得鴉雀無聲。

良久,馬古才面無表情的將最後發現的兩名受害者的照片放在桌上,推到艾里面前,又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想,這就是原因吧!」

『哼!』艾里將頭撇到一旁,瞧也不瞧一眼。

倒是坐在一旁的傑斯,先是怔了怔,瞪大了眼,接著幾乎感到自己快要無法呼吸了。

「照片上的那兩名受害者......簡直......」傑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照片上的那兩名受害者簡直......簡直和艾里長得一模一樣。

「不,不是簡直,是根本一模一樣。」馬古接著說了出口。

那種相像,是沒有血緣關係做不到的。

「孿生?」雖然親眼看見了,傑斯還是感到難以置信。

『三胞胎。』艾里淡淡地回應。

「為什麼?」馬古依舊面無表情,身子和語氣卻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為什麼?』艾里重覆馬古說出的話,情緒平靜到像是一池從未被打擾過的湖水。

「到底是為了什麼要這麼做?」馬古緊握拳頭,身子依舊不停顫抖。

『還用問嗎?有誰受得了世界上有兩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艾里說,一臉蠻不在乎。

「就這樣?」傑斯一臉不可思議,指縫中的煙灰不斷抖落,「為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原因,殺了自己的親人。」

『親人?我是殺了自己。』艾里自顧地搖了搖頭,用盡乎咆哮的聲音,怒吼著,『殺了自己,你們懂了沒。』

「變態。」馬古氣憤的將桌上的咖啡,潑在艾里的臉上,心裡不斷思考,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怎會有如此偏激的想法。

『變態?』艾里冷哼了一聲:『你們能體會那種感受嗎?那種像是被複製般,無時無刻被拿來做比較的感受嗎?』

「好,你殺了自己。」馬古稍微平復情緒,繼續問道:「那其他人呢?其他無辜被你殺害的人呢?」

『無辜?』艾里露出輕蔑地笑容,『我只是幫助他們變成獨一無二。』

「真是無可救藥。」馬古一臉無奈地起身,朝傑斯做了個離開的手勢,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審訊室。



離開時,傑斯不斷回望艾里,終究還是無法瞭解他的感受和想法。

又或許,那樣的感受,不是正常人所能理解的。



最後,艾里被判了史無前例的三個死刑。



『一個也是死,三個也是死,那多出來的兩個死刑,是要證明我有多該死嗎?』黑暗的牢籠中,艾里低著頭,不斷喃喃自語。



最後,艾里笑了,總之那是愚昧的世人所無法理解的,自己也用不著解釋太多。






“每個人都該獨一無二”






暗紅紊亂的字跡,浮在灰白破敗的水泥牆上。

那是艾里用鮮血造成的痕跡。



最後,他選擇結束自己。

獨一無二的自己。



艾里結束自己的那天,剛巧是城市染上恐懼後的一年。



那一年,是城市近百年來,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數十名受害者,都是孿生子的其中一名。



『我是還你們自由。』

艾里對每一名受害者都是這麼說的。



獨一無二的人,始終還是無法瞭解獨一無二所代表的意義。

身處自由的人,始終還是無法體會身處自由所帶來的可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葉 的頭像
麻葉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rose1829
  • 好文!

    我覺得裡面有很多很多涵意,我覺得這篇可以好好探討呢!
  • ivan77
  • 嗯!照這個樣子看來

    是可以發展成一本囉哩叭嗦的小說

    不過寫小說這件事實在是太累人了

    還是想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