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事情終於複雜到男子覺得無法處理的棘手程度了。

每個人都想摻一腳,搞得愛情像兩岸軍備競賽一樣。

買方不斷追加預算,賣方則一視同仁的無條件供給,完全無視早以先和其中一方簽下合約。

競賽的兩方,總是想要買到和對手一樣甚至超越對手的精密武器。

簽下合約的那方,先是質疑賣方,『難道這個世界沒有道理可循,那份合約只是張廢紙嗎?』

接著是賣方的官方回答。「誰知道你跟另一家公司還有沒有往來。」

『我可是很有合約精神的。』先簽下合約的那方信誓旦旦地說。

「那為什麼他們說你還有跟其他公司購買?」賣方只是質問,看不出情緒有任何波動。

為了說起故事方便些,以下,先簽約的那方一律用企鵝替代,另一為狐狸,賣方為螢火蟲。

『難道你看不出這是惡意中傷嗎?狐狸只是見不得我們已經簽下合約而已。』
企鵝有些生氣,提高了語調,『而且,他不是早就和另一間公司簽了約,還另組了一間子公司嗎?憑什麼這種沒誠信的公司能在這邊說閒言閒語。』

「這些我不想管,我就是不能接受你繼續跟另一家公司購買。」螢火蟲語氣平淡,「而且他們還說,你不只跟一家購買而已。」

『我買這麼多武器幹嘛?』企鵝情緒出現了裂痕,『做變形金鋼?還是征服地球?』

「我怎麼會知道,別人說我就聽,反正大家都這麼說。」螢火蟲語氣終於有些起伏,「誰知道你買這麼多要幹嘛!」

『別人說?妳就不能先問過我嗎?』企鵝感到無奈,『我看那些妳口中所謂的別人,就是狐狸吧!』

「隨便你怎麼想。」螢火蟲淡淡地說,「難道你聽到合作的公司做出違背自己利益的事你能無動於衷?」

『就只是聽說,妳就無視合約,賣給雙方同樣的東西?』企鵝感到自己快要爆血管了。

螢火蟲沒有回答,只是移開視線,從企鵝的臉上。

『我真想知道妳對簽下合約這件事有什麼看法?』企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問。

「沒什麼看法,你說的沒錯,能賣給你的我一樣能賣給狐狸。」螢火蟲聳聳肩,無所謂地說。

『算了,也不是只有妳有武器賣,我去找綿羊買好了。』企鵝在沮喪不已的情緒下,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想......」聽到企鵝這麼說,螢火蟲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做出些許讓步和口頭上的妥協,「下次我會遵守合約的。」

『妳上次也是這麼保證的。』雖然捨不得合作了好一段時間的伙伴,但企鵝還是決定退出這場毫無意義的軍備競賽,『和狐狸好好合作吧!』

「可是我比較想跟你合作。」螢火蟲開始認真了。

『還是不了。』企鵝斷然拒絕。

就算他知道螢火蟲對於自己是個很重要的存在,但有些時候原則這種事和真理一樣,是不能輕易被改變的。

「真的,我真的只想跟你合作。」螢火蟲還是不肯死心。

『唉!』企鵝嘆了口氣,『給妳一點時間,自己想清楚吧!』

上一秒才原則真理的,下一秒卻開始動搖了。

不過,他還是知道的,螢火蟲根本不可能為了和自己合作,而讓公司的業務停擺在那。

她沒有回答。

企鵝也只是微笑,並不用螢火蟲給答案。

因為他比誰都了解她。

等......

那是不可能的。



誠意,常常就是這麼一回事。



處在拉鋸的愛情裡,每個人都想站在自以為最安全的角落,誰也不願意做那個最先付出或付出最多的人。

螢火蟲也是,她只是想在這個商場如戰場的情場裡,掌握更多的優勢,而不願將自己和公司的未來全部投擲在企鵝或狐狸任何一方。

或許,她覺得企鵝和狐狸這兩家公司都很有發展性,又或許她喜歡企鵝公司的企劃案、狐狸公司的成品。

又又或許,誰知道?

但,拉鋸的愛情裡,還是有不變的真理。

那就是......

不愛的最大。






創作者介紹

麻葉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