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醒著,像沉睡般,對外界毫無知覺地醒著
538898_2075924593006_1158667756_n

【這句話我藏了八年,現在終於有勇氣對妳說……】

她離開的那天晚上,那種酸澀和無能為力的感覺像被烙印在心裡一樣。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我走出房間到廚房倒水喝,正好看到守正和勇志在客廳看電視,或許這陣子被守正煩怕了,倒完水後我馬上放輕步伐,想要偷溜回房間。

「徐子沐。」正當我準備往回走時,剛好被守正逮個正著,「欠我的錢不用還了。」

『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我說。

「不然看到我跑這麼快幹嘛!」

『有嗎?』我裝傻,『只是剛好想起有事。』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帶妳去一個地方。』過了一會我開口。

「去哪?」樂怡一臉疑惑。

『跟我走就對了。』我說。

「喔!」樂怡點頭,臉上沒什麼表情。

『樂怡。』我看了樂怡一眼。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休假,起床後我待在房間裡看書,完全沒有出門的打算。

這樣寧靜溫暖的時光,一直到快接近中午才被守正破壞。

「去吃飯,給你一分鐘換裝。」守正敲門,「話說完還有五十秒。」

『好。』我將書覆蓋在床頭,隨便拿了一件衣服換上。

「還有三十秒。」守正鬼魂似地守在門口。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遇見樂怡,是一個下著雨的傍晚。

記憶中的那天,雨下得非常大,大到甚至連回憶也能沖淡。


『怎麼了?』那一年我國三,未滿十五歲。職業是學生,副業是幫導師辦公室倒垃圾的環保人員。

「掉下來了。」樂怡抬頭望著樹梢。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差不多在進貢了二十杯飲料之後,我和豫兒去看了電影。

那天在往華納威秀的路上,豫兒一共問了我三次有沒有想看的電影。

『沒有特別想看的。』我回答。

「那看航站情緣好嗎?」豫兒說。

其實那時候我有一股衝動想開口說:『我比較想看航海王劇場版。』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徐子沐、徐子沐、徐子沐、徐子沐、徐子沐。」守正在床邊鬼吼鬼叫,「起床了。」

『我沒睡。』我坐了起來。

「吃飯。」守正坐了下來,將飯盒遞給我。

『真厲害,那麼多人你還搶得到。』我還記得第一次坐船到金門的時,大家在褔利社前搶飯盒的那個盛況。。

「想什麼?」守正打開飯盒,拿到鼻子前聞一聞。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守正真的花招很多。』等勇志他們走到鞦韆那邊,我才開口。

「和他同班很有趣。」豫兒像想起什麼似地,笑了出來,「高中的時候,守正有一次上課上到一半,忽然走到講台,要求老師唱一首歌。」

『結果呢?』我問。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一下學期開始之前,我和守正、勇志從原本住的宿舍搬了出去。



『住好好的幹嘛要搬?』我問,那時候班遊剛結束沒多久。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車子繼續往南端行駛,大約在下午一點左右,我們才到達即將入住的飯店。

下了車,在大廳集合完後,守正開始分配房間和宣佈下一次的集合時間地點。

「原則上四個人一間。」守正對照名單上的分組,把鑰匙交給大家。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ivan77/6/1744155013.jpg_###}
差不多就是這樣,9/24星期六開佈得獎名單


{###_ivan77/6/1744169045.jpg_###}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第一站是葉勇志同學家,大家的午餐就在那。」守正拿著麥克風,又補了一句,「免費的。」

『怎麼會是去你家吃飯?』我拍了拍坐在前座的勇志。

「守正說反正順路。」勇志說,「我想也對,就答應他了。」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發那天,男生集合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十五,而女生則是晚三十分鐘。

『為什麼不是男生晚三十分鐘?』我猛打哈欠。

七點十五集合,意味著六點多就要起床了,那已經超出我早起的極限了。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月的天空,明亮清澈,而且依舊灼熱嚇人。

似乎一點也沒有比九月來得遜色。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軍艦緩慢前進,沒有洩露出一絲眷戀不捨的氣息,安靜地離開這個曾經讓其短暫避風遮雨的地方。

望著逐漸隱沒海平面的料羅灣,我和守正誰也沒開口,只是默默地在心裡向這個生活了將近兩年的離島道別。


麻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